一别经年江湖演绎论坛's Archiver

情蕭 发表于 2013-8-20 23:16

【20111113】霹雳英雄榜——無衣師尹

(視頻12:00開始)
[media=swf,400,300]http://www.tudou.com/l/VKpgG3zEoVQ/&iid=111309537&resourceId=0_04_05_99/v.swf[/media]

[b]人物介紹:[/b]

霹靂布袋戲虛擬人物。四魌界慈光之塔首輔,外貌清俊顯貴的文雅之士,心思縝密、口才便捷,喜藉焚香取道,滌盡濁世穢氣。曾與火宅佛獄聯手擒禁雅狄王,在素還真飄流異境時出手搭救,並安排星騁助其返抵苦境。冷眼旁觀四魌界局勢演變,算計防止任何一方勢力坐大威脅。禦下有道,對自己培養的人才十分了解。心機深沉,手段圓滑,在各方勢力之間游刃有餘。

  性別:男
  初登場:霹靂震寰宇之龍戰八荒第36集
  正式登場:霹靂震寰宇之兵甲龍痕第18集
  退場:霹靂兵燹之問鼎天下第11集(自毀神源,自廢一臂,自願死於槐破夢)
  來自:四魌界
  根據地:流光晚榭、濯風山隅
  詩號:著書三年倦寫字,如今翻書不識志,若知倦書悔前程,無如漁樵未識時。
  兄妹:即鹿(妹)
  結義:素還真(義兄)
  朋友:殢無傷
  外甥:劍之初
  甥孫:殊十二、槐破夢
  組織門派:慈光之塔
  上司:弭界主
  隨從:言允
  門人:撒手慈悲、一羽賜命、拔刀洗慧、輝煌墮世
  戀情:越織女(心儀)
  其他:楓柚主人、炎熾鳳羽、 影殺手
無衣師尹(20張)
  武學:無垠之氣、流火照月、卷紓平崗月、探心指、六錯分脈
  所有物:香鬥

  無衣師尹,四魌界慈光之塔之首輔,清俊顯貴的文雅之士,心思縝密,口才便給。喜焚香取道,說是欲滌盡濁世穢氣,實則是因處世手段而使自己有了血腥錯想,產生心結。後因結識了素還真,這股血腥味才漸次消散乃至消失。為四魌天源與慈光永燿,不惜布下連綿殺計。後更一肩擔起仇恨,將戢武王主兵力引指苦境,而弭界主則趁機關閉四魌界天源,造成了將殺戮碎島與火宅佛獄全滅之慘劇。來到苦境,為了生存,師尹手段亦見狠絕,使計將戢武王與碎島兵力全數逼上絕境,使之全滅。隨後來因趨善本性使然,而使得他漸向正道靠攏,但四魌恩仇,卻非如此輕易了結。師尹與戢武王雙子之糾葛,將是牽引師尹未來變故之要素。

  無衣師尹,手掌慈光之塔大權,卻須為謀求大局而不計手段,在一次次贏得勝利的背後,卻輸去了一身澄明。苦境一遭,拋卻家國包袱,自偏離的道路重拾初衷,應承擔的責任與罪業,也不曾推諉塞責,來自慈光之塔的故事,隨著一襲紫影倒落塵埃,就此結束·······。

[b]人物生平[/b]

  無衣師尹是四魌界·慈光之塔中,台面上的主事者,也是影嚮四魌界勢力均衡的重要靈魂人物,善於焚香取道,心思慎密,口才敏捷,不時冷眼旁觀四魌界局勢的變化,防止任何一方坐大。
  曾與火宅佛獄聯手計擒殺戮碎島之主雅狄王。其後,亦搭救漂流異空間的素還真,不僅安排素還真回歸中原苦境,並給予靈藥,使其得以潛伏於火宅佛獄,而使火宅佛獄的時任王者咒世主在最終的集境侵略戰遭受嚴重挫敗。
  後在調配一頁書因火宅佛獄咒術而入魔的解方時,得知劍之初就在苦境而著手調查,亦囑咐一羽賜命在必要之時,以懲惡之“聖箭”對付劍之初。
  然而,在殺戮碎島一夕驚變後,為了對付戢武王,弭界主命師尹將戢武王引至苦境。而後切斷四魌通道,師尹心知自己已被弭界主當做棄子,但仍從命。進入中原苦境後,試探劍之初,得知舅甥之情已蕩然無存。
  進入苦境之後,師尹與素還真結為義兄弟,一方面與正道保持友好關系,另一方面暗中與妖後聯手,擊殺追殺而來的戢武王。而後因緣際會下,認識了越織女,並一度傾心於她。
  隨聖魔大戰逼近,受龠勝明巒之邀,無衣師尹擔任聖方軍師,試圖要以計謀阻擋魔軍的襲擊。在殢無傷護送下進入魋山,合力破奇陣。後逢鬼如來重創。因自身神源引導下,保住一命。隨後不顧傷勢,登上觀雲嶺,待無那隘口三刻一過,師尹即升黃煙;龠勝明巒敢命壯士身背燃晶箭炮跳向天雪山,天水急湧而下,覆滅無那隘口阻斷魔軍腳步,亦使魋山之下的天盆邨一夕滅邨。
  魋山一役後,師尹名聲、命格皆達顛峰,因此入亢龍有悔命格,無計先生告知師尹天命已盡,將不久於世。太荒神決結束後,師尹再布連環計,以充滿聖氣“焠天鑿”破壞修羅鬼闕地脈,回敬先前離樞針之仇。
  而後,因聖方姦細六昧童子刻意引導,使之進入魔軍圈套,槐破夢告知其是以戢武王之子身份討仇而來,為保下弟子,無衣師尹自斷一臂、自毀神源,死於槐破夢手中,也宣告四魌恩怨之落幕。

[b]其他:[/b]

  1.
  四句燒香偈子,隨風遍滿東南;不是聞思所及,且令鼻觀先參。
  萬卷明窗小字,眼花只有斕斑;一炷煙消火冷,半生身老心閑。
  2.著書三年倦寫字,如今翻書不識志,若知倦書悔前程,無如漁樵未識時。
  3.白金換得青松樹,君既先栽我不栽。幸有西風易憑仗,夜深偷送好聲來。
  4.直劍勾月,月在山崗。平劍卸月,月掛竹梢。掄劍刺月,月映江心。
  5.騷客弄墨太匆匆,行吟流連幾筆空。
  6.雲疏風柔濯山青,片竹倚水生,濯風山隅,偏安一師尹。
  7.三年擔柴熟山性,三年罟網諳水洶。前程在心自卷舒,識志何用書中清。
  8.眼前有物俱是夢,莫將身作黃金仇。死生同域不用懼,富貴在天何足憂。
  9.
  大其心,客天下之物;
  虛其心,受天下之善;
  平其心,論天下之事;
  潛其心,觀天下之理;
  定其心,應天下之變;
  能謀一善之地而不倒者,方為至智。
  10.黃金千鎰新一宵,少年心事風中毛。明朝何處逢嬌饒,門前桃樹空夭夭。
  11.身為慈光之塔的師尹,所走的每一步,皆能牽動四魌界,吾不容允事情脫出掌控太多,一有偏差,可能吾第一念頭,不是費思導引,而是只想快刀一斬,杜絕變數產生,但回思之後,又覺無限悵惘。
  12.君不見泥塵茫茫黃入天,魋山戰禍起荒年。君不見徵途嘶馬蓬蒿亂,敢命百士衛江山。人生百待圖功名,短弓長矛負在肩。執轡幾令春秋轉,丹心盡付汗青編。邊關塞,長路難,將行萬里不複還。
  13.退一步,就是魔洗天下,吾,不退!
  14.魋山一役,吾犧牲了數多無辜百姓之命,賠與魔城大軍,更有三百死士,以命衛戰,若此時退出,便是辜負這些人之犧牲。吾已走到這般地步,聖魔大戰,吾必決行到底!
  15.那無衣師尹一身高才,為天下奉獻,理應受萬人瞻仰,待愚弟百年後,請為吾擇一處最接近天闕的地方,吾要居的很高、很高(高的能看到慈光永燿····)。
  16.人生最痛,莫過知音好友,相見無期。
  17.
  無計先生:“師尹此人,喜以利導向,趨利而往,善為自身謀不敗之境,但卻輸了一身澄明,素賢人何以如此看重師尹?”
  素還真:“世人觀師尹,或以利導向者居多,但吾觀師尹,卻見一身澹然潔氣之君子,迷途在林中,受萬籟交耳,而漸掩澄明,其行為雖有偏,但其心卻一意光明,只要明燈指引,便能走出瀆心之林,還一身澄明。”
  無計先生:“所以你素賢人就是師尹迷途中的明燈嗎?”
  素還真:“光明在心,自見省得,方寸有晦,萬里遮掩。”
  18.他化闡提:“無衣師尹之破綻,在其立場,在其擔責,責之一字,便是他來日的死地。”
  19.今日槐破夢是為魔城大業而來,還是為母仇而來?吾身佩龠勝明巒兵符,若閣下是為魔城大業而來,那吾無衣師尹,就算戰至最後一滴血,亦要魔軍性命做陪葬!
  20.
  掌權的第一年,他總在四下無人時,宣念著變革的決心,看著昔日同道,以嘲諷語氣,恭喜著高位上的自己,他在永晝的慈光之塔,為自己點起一盞小燭;
  第二年,耳邊常回嚮著不諒解的聲音,一道道回過身去的背影,他們說“錯看了,無法認清你了,原來你是這種人。”這是必然的過程,為什麼還是會對這過程耿耿於懷,權利燻心嗎?他不由自問;
  第三年,在驚濤駭浪中。他如願掌了舵,但掌舵的手,卻從此有了一股滌洗不去的腥味,他時常為這股血腥,而淺眠、而驚醒。這一年,一切如願,嗅覺卻出了問題。
  從此,他只反複的記著這三年,眼里、心里、卻再也看不清,永晝中點起小燭的意義,此後,歲月不堪記,無衣師尹不堪提······。
  21.塵海茫茫,浮沉百味。滾落的香鬥,象徵掌舵之志,至此翻沒,散出的香灰,餘飄一絲憾恨。
  22.
  越織女:“棄燕雀之小志,慕鴻鵠之高翔,這一生的路,他當無遺憾可言,不論鬱結歡欣與否,都未失過心中之真。”

[b]遺書:[/b]
  無衣師尹(信):
  這封信若交到你(殢無傷)手上,吾已死。
  雪謎囚你半生,現在吾就要解破這不存在的雪中謎了。
  當初為了使劍之初出戰雅狄王,吾無衣師尹毒害自己的小妹,制造即鹿病死的假象,讓劍之初因此怨恨雅狄王,而出戰四魌武評會,怎料劍之初竟爾棄戰,讓吾蒙羞於慈光之塔。
  是故,吾又再度利用即鹿之死,讓你誤會是劍之初身邊友人逼死即鹿,借你之手,逼走劍之初。你所看見的一切,皆是我要牽絆你的手段。
  雪中謎,是吾給你的虛幻假象。它,從來不曾存在。
  即鹿自小體弱,這面長生鎖,是吾在她很小的時候,為祈求她福壽綿長而打造,想不到吾這名為她奔波祈命的兄長,竟在來日親手送她入黃泉。這面長生鎖,成了吾一生的諷刺。吾知曉你在吾身邊,從來只是為了即鹿。你接受虛幻的雪中謎來為自己的感情找出口,而吾利用了你這樣的心理,驅使你為吾賣命。
  如今,作惡多端的吾報應已彰,你的人生自由了。
  吾之死是一切荒唐的結束,你,無需為吾報仇。

[b]編劇漫談:[/b]

  開始師尹的戲份並不多,大多是遠距離,以阿三軍團操盤苦境之事,其利益著眼點,還是放在四魌界鬥爭上,到戲份全然的展開,是要等師尹來到苦境之後。而其實的其實,師尹在原始設定里算是慈光之塔的最大頭,他才是四魌界最大的贏家,他切斷了四魌界與苦境的聯系,獨自帶著慈光之塔跟詩意天城,逍遙在無垠宇宙里,將成為霹靂里第一位幹盡壞事還有善報的反派。但董事長看過師尹的造型後,覺得太過文人書生款,雖有華貴之氣,卻缺少一境之主的威儀,說他頂多能當第三或第四,不能當最大。於是我除了設定一名界主之外,原本還想再設定兩尹(軍尹、京尹),與師尹並稱為「慈光三尹」(分掌軍事、內政、外交),但因為劇情沒那麼多空間再作慈光之塔的內部鬥爭,所以那兩尹只出現在短暫的人物設定里,實際是被人間蒸發了,師尹還是當了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的唯一師尹。且,師尹身系太多故事伏筆,所以董事長後來還是決定讓師尹來到苦境。
  而當初,我想寫的師尹,究竟是怎樣一名師尹?腦子尚未清楚轉出脈絡,筆尖卻莫名寫下「著書三年倦寫字,如今翻書不識志···」,或許是冥冥中,角色也想為自己的生命鋪彩些什麼,我因為這靈光一閃的詩句,而就此奠定師尹這名角色的基調,一名懷有變革高志的書生文人,滿懷壯志入了閣,幾年經營,終掌大舵,但卻驚然發現,當初志向,早糢糊的不成文字。筆下一名是黑是白乃至非黑非白的無衣師尹,躍然於紙上。
1.從元別看師尹  
         那一年,衡島沉眠的小男孩,被一名慈光之塔的紫袍文士,以異術喚醒。
  小男孩一睜眼,忘了過去、忘了衡島的慘虐,只看見眼前的一襲紫袍的飄浪文士,嘴角噙著暖笑,眼神有著滿溢的遺憾與憐憫,以及更多,他所讀不出的訊息。元別依稀的父親記憶,投射在這名文士身上,開口喚了聲父親,只見文士複雜的眸光,驀然一凝,隨即一陣木香飄燃開來,耳邊聽他說著:「忘了,那都忘了也好····我便為你取名元別,取義:揮別原有從頭開始。」
  元別看著被喚父親的人,不停的聞著手中香鬥,仿佛欲用香味洗滌什麼。這是他第一次記下的紫袍文士之糢樣。
  而後,他在夢回中,深受一雙殘殺之眼所擾,他向紫袍文士傾訴,欲尋解答,紫袍文士略一愣,便巧妙的將衡島過往的一切透露,記憶一點一滴回籠,重曡著眼前的紫袍文士不停聞著香鬥的摸樣,一切都不同了,他叫無衣師尹,為慈光之塔的利益找上元別,他不在遮掩自己的目的,而元別舍不下元別這個名字,於是在記下這一眼後,便決定拾回過往一切,沉淪在複仇的恨海中···
  無衣師尹善於將一切攤開,無所遮掩,為人看似昭朗,卻也讓人無從回避,以恩情作為手段,再在眼前扯破一切假象,從元別懂了師尹的眼神之後,便將初醒時的一切忘卻。
  [b]師尹這個人,是毒。
  [/b]
2.從一羽賜命看師尹
  那一年,一名在山中自生自長的孩童,某日山間覓食之際,無意被狩獵者一箭誤中要害,當性命垂危之際,正逢師尹路經此地,及時救他一命,更將他帶回秀士林中,多方栽培調教。他為報恩,自名為「一羽賜命」,意即自一箭之後,他的人生就此改變,這條性命宛如無衣師尹所賜,於是他盡一切所能的學習,就盼望能報答無衣師尹之恩。在他心目中的師尹,是一切光明的象徵,是他窮其一生所要追尋的目標。
  一羽賜命習慣看著師尹的背影來揣測他的心情,因為師尹從不在一羽賜命面前表露太多他不為人知的一面,一羽賜命知道師尹一直對他保有秘密,用秘密來拉開彼此的距離,這距離是用來保護一羽賜命一點靈心未垢。這是師尹的心意,所以一羽賜命也不強求扯破這層假象,只以師尹今日肩頹了幾分,來探知師尹身上的重擔,然後以更加倍的學習來搏得師尹歡心。“羽兒要讓世人知道,一羽賜命的美好,都是師尹所賜。”
  [b]師尹這個人,是藥。
  [/b]
3.從撒手慈悲看師尹
  那一年,撒手慈悲三歲,以才童天質,讓師尹帶在身邊調教,一開始為他執燈、做簡易灑掃之事,直到十歲,才進入秀士林修習,二十得冠,方以秀士林中「第一」之名銜,再次回到無衣師尹之身邊
  師尹問:「一口匕首在你手上,能殺多少人?」
  答曰:「數百人。」
  師尹再問:「一口刀在你手上,又能殺多少人?」
  答曰:「數萬人。」
  師尹:「那麼我將百人匕首、萬人刀贈與你,要你不殺而降人,你可做到?」
  答曰:「換成師尹,如何做到?」
  師尹:「勝殘去殺矣。」
  那一年,師尹贈撒手慈悲勝殘匕首與去殺彎刀,要他好好體悟這層道理。而後撒手慈悲便跟在師尹身邊做事,但師尹所教之道與所做之事,卻是越來越有背馳,他看見師尹為謀慈光之塔之永燿,而做盡一切手段,每種手段,都是在鞭笞自己的靈魂,撒手慈悲看的迷惘,心卻愈見明白。撒手慈悲到了後來,拋卻了一切行事準則選擇了以人準事,而非以事準人,他曉得他對師尹之推崇已病入膏肓。
  [b]師尹此人,是藥亦是毒。

  [/b]我想,以角色之間的互動以及一些秘而未宣的看法,來側寫出師尹這個角色的形象,應該也是一種呈現方法。
  文/編劇:申呈山

页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2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